<s id="pu111"></s><progress id="pu111"></progress>
    <ruby id="pu111"><option id="pu111"><thead id="pu111"></thead></option></ruby>

    1. <ruby id="pu111"><table id="pu111"><b id="pu111"></b></table></ruby><ol id="pu111"><center id="pu111"><meter id="pu111"></meter></center></ol>
      <ruby id="pu111"></ruby>
        <ruby id="pu111"></ruby>
      1. <dd id="pu111"><blockquote id="pu111"></blockquote></dd>

        1. <mark id="pu111"></mark>

      2. 內部郵箱 用戶名 密碼
        首頁 > 理論研究 >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是指導當代中國實踐的理論體系的命脈
        作者:莊文城      來源:《馬克思主義研究》2016年第10期
        網絡編輯:柳冰 發布時間:2017-01-03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摘要:當前,在意識形態領域仍存在不同的所謂“馬克思主義”之爭,割裂了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的統一性、連貫性和整體性。這是背離馬克思主義、消解馬克思主義話語權的策略和手段,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危害性極大。指導當代中國實踐的馬克思主義只有一個,是由不同理論形態構成的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以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為核心和命脈,它們之間既一脈相承又與時俱進,是對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運用和發展,本質上都屬于同一個馬克思主義。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最新的理論成果。
        關鍵詞: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意識形態;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

          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是指導當代中國實踐的理論體系的命脈和決定其屬性的客觀依據。牢牢掌握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在傳播中的話語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就會穩如泰山;始終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實際相結合,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就會枝繁葉茂。

          一、意識形態領域不同“馬克思主義”之爭及其本質

          在我們黨的歷史上,指導思想出現過“左”、右的錯誤和爭論,出現過波動和雜音,但主線沒有斷裂,保持了連貫性和相對穩定性。原因就是我們黨始終把馬克思主義作為指導思想不動搖,始終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實際相結合的基本原則不動搖。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在理論淵源上一脈相承又與時俱進。但是,在意識形態領域存在不同“馬克思主義”之爭,割裂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的統一性、連貫性和整體性。

          第一,“傳統馬克思主義”與“現代馬克思主義”的對立。有人把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稱為“傳統馬克思主義”,而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包括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稱為“現代馬克思主義”。有些人認為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和毛澤東的思想觀點已經不符合當今時代社會發展的主題,已經過時了,把他們的思想稱為“傳統馬克思主義”;而為了適應時代發展,要創新“現代馬克思主義”。主張“現代馬克思主義”的人認為應該淡化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指導地位;而主張“傳統馬克思主義”的人則認為“現代馬克思主義”修正了馬克思主義,背離了馬克思主義的精神實質,這兩種主張把兩者割裂、對立起來。

          第二,改革開放前后兩個歷史時期的對立。對我國意識形態一脈相承存在較大爭議的是改革開放前后兩個歷史時期:一是用改革開放以后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以前的歷史時期。認為改革開放前,夸大了意識形態的作用,造成了階級斗爭擴大化,尤其是 “文化大革命”造成的嚴重影響,從而否定了那段時期的歷史和取得的成就。這種觀點否定了黨的領導,虛無了黨的歷史,動搖了中國共產黨和社會主義的合法性。二是用改革開放以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以后的歷史時期。認為改革開放雖然經濟取得快速發展,但出現了貧富差距、貪污腐敗、環境惡化、以及人們信仰缺失、崇拜金錢名利等新問題和新矛盾,認為改革開放以來,我國背離了社會主義基本原則。這種“左”的觀點離開了基本國情談社會主義建設,否定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兩種觀點簡單、片面地從一個極端否定另一個極端,孤立、割裂了兩個歷史時期的連貫性。

          第三,混淆意識形態領域中“左”、右的爭論。蓄意混淆“左”、右的界限,把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視為“左”,把堅持改革開放視為右,歪曲、否定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根本指導作用和改革開放的基本國策,就是這種混淆的突出表現。其實,在意識形態領域中,確實存在“左”、右兩種政治用語,它們代表了兩種不同的政治傾向和對待馬克思主義的不同態度。對“左”和右的錯誤傾向,毛澤東曾做過精辟的分析:“什么叫‘左’?超過時代,超過當前的情況,在方針政策上、在行動上冒進,在斗爭的問題上、在發生爭論的問題上亂斗,這是‘左’,這個不好。落在時代的后面,落在當前情況的后面,缺乏斗爭性,這是右,這個也不好。”[1]因此,我們應該按照人類社會的基本矛盾及其發展規律判斷這兩種傾向:帶雙引號的“左”一般是指生產關系過渡超越生產力發展的實際,上層建筑過渡超越經濟基礎的現狀,在實踐中表現為脫離實際,過于激進、冒進,其政治主張主要表現為建設純而又純的社會主義,實行完全的公有制,徹底實現社會的絕對公平公正,但脫離了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實際。右一般是指維護落后于生產力發展需要的生產關系和上層建筑,維護既得利益集團的狹隘利益,要求恢復或保持已經過時的社會制度,當前,其主要政治主張是照搬照抄西方自由主義的道路,在思想上鼓吹“普世價值”,在經濟上主張全面私有化和市場化,在政治上主張憲政民主、實行兩黨制或多黨制,其本質是走資本主義的回頭路。而“左”、右兩股政治力量也經常披著馬克思主義的外衣冒充馬克思主義者,實際上是對馬克思主義的歪曲和誤讀,對社會主義事業的危害性極大。

          以上三種觀點雖表現形式不一樣,但它們的共同之處在于沒有深刻認識到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中的不同理論形態所蘊含的基本原理的一致性和完整性,在認識和實踐上違背了主觀與客觀辯證統一的原則。這本質上是教條主義和主觀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的表現,是對馬克思主義的歪曲和誤讀,是背離馬克思主義、消解馬克思主義話語權的策略和手段。然而,它們經常披著馬克思主義的外衣,紛紛出來“抱大樹”、“搶市場”,聲稱它們各自代表了真正的馬克思主義,特別是認為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屬于他們各自所代表的“馬克思主義”。而各種所謂的“馬克思主義”在各自主張中,離開了唯物辯證法講發展,割裂了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的連貫性、穩定性和整體性。

          二、指導當代中國實踐的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體系只有一個

          不管是過去、現在和還是將來,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理論體系都只有一個,“客觀上存在馬克思主義與非馬克思主義、反馬克思主義的對立,而不存在幾個馬克思主義的對立,更不能說一個馬克思主義不靈了、不管用了,另一個馬克思主義是靈的、管用的。”[2]

          1.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不會過時

          我們黨之所以長期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是因為它過去、現在和將來都是指導我們認識世界、改造世界的根本思想武器。馬克思主義之所以不會過時,是因為貫穿于其中的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揭示了人類社會發展的一般規律,不同歷史時期的馬克思主義都是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運用和發展,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普遍真理。

          第一,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沒有過時。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揭示了自然界、人類社會和人的思維的本質和一般規律。運用辯證唯物主義、歷史唯物主義以及唯物辯證法的基本原理,從自然觀、社會歷史觀和人生觀三個方面,正確解答了人如何擺脫自然界的束縛成為自然界的主人、如何擺脫社會歷史的束縛成為社會歷史的主人、如何擺脫自身思維的束縛成為自己的主人,促進每個人自由而全面的發展,實現無產階級和全人類的解放,最終實現共產主義的理想社會。而建立在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基本原理基礎之上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包括實事求是的思想方法、辯證分析的思想方法、社會基本矛盾分析方法、歷史分析方法、階級分析方法、群眾路線的方法,等等,是我們黨攻堅克難、永葆先進、引領時代發展,正確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強大思想武器。習近平總書記強調,面對改革發展的新問題、新任務,“必須不斷接受馬克思主義哲學智慧的滋養,更加自覺地堅持和運用辯證唯物主義世界觀和方法論,增強辯證思維、戰略思維能力,更好地指導實踐。”[3]

          第二,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原理沒有過時。馬克主義政治經濟學揭示了社會經濟發展的一般規律,運用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矛盾運動的原理,圍繞商品經濟的一般規律、以私有制為基礎的商品經濟的基本矛盾、勞動價值理論、剩余價值理論、資本主義積累理論、資本的循環和再生產理論、經濟危機理論等,揭示了資本主義內部無法克服社會化大生產與生產資料資本主義私有制之間的矛盾。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運用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筑矛盾運動的原理,分析了從自由競爭資本主義到壟斷資本主義的發展、當代資本主義的新變化、資本主義的歷史進程等,揭示了資本主義必將被社會主義所取代的發展趨勢。盡管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不可能為今后的發展給出具體的答案,但卻為不斷認識真理開辟了正確的道路,為各項經濟政策、方針和路線的制定提供了指導和方向。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面對極其復雜的國內外經濟形勢,面對紛繁多樣的經濟現象,學習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基本原理和方法論,有利于我們掌握科學的經濟分析方法,認識經濟運動過程,把握社會經濟發展規律,提高駕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能力,更好回答我國經濟發展的理論和實踐問題,提高領導我國經濟發展能力和水平。”[4]

          第三,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沒有過時。科學社會主義揭示了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本質及其發展規律。運用人類社會的基本矛盾,闡釋了社會主義社會必然代替資本主義社會的觀點、社會主義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的觀點、社會主義的本質特征和建設發展規律的觀點、無產階級政黨建設的觀點、共產主義社會的基本特征和歷史必然性的觀點等,揭示了社會主義社會和共產主義社會的基本特征及其發展規律。根據人民群眾是歷史的創造者的原理,揭示了廣大人民群眾是推動社會主義建設、發展和改革的社會力量,指出了社會主義社會作為社會新生產力的代表, 本質就是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消滅剝削、消滅階級,與廣大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具有一致性。科學社會主義是我們正確認識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社會主義社會發展規律和共產黨執政規律的根本思想指南。盡管各國實際情況不同,時代也在不斷發展,但科學社會主義這些原理永遠不會過時。在我國,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是決定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根本依據,也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遵循的基本準則,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社會主義而不是其他什么主義,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不能丟,丟了就不是社會主義。”[5]

          2.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是統一的整體

          學界從不同的角度,對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整體性的理解有差異,但對它的整體性則是沒有異議的,正如列寧指出:“馬克思的觀點極其徹底而嚴整,這是馬克思的對手也承認的。”[6]那么,如何理解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整體性?列寧的答案是:“馬克思主義的全部精神,它的整個體系,要求人們對每一個原理都要(α)歷史地,(β)都要同其他原理聯系起來,(γ)都要同具體的歷史經驗聯系起來加以考察。”[7]馬克思主義的哲學原理、政治經濟學原理和科學社會主義原理之間是內涵豐富、邏輯嚴密的科學理論體系,馬克思主義哲學是世界觀和方法論基礎,政治經濟學是運用馬克思主義哲學對資本主義的理論剖析,而科學社會主義是馬克思主義的結論和歸宿,各個部分不可割裂、不可孤立。

          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是統一的整體,不能人為地把它割裂,不能只承認其中某些原理或者否定其他原理。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是有機的整體,否認其中任何一條基本原理,就會把馬克思主義肢解,導致馬克思主義的碎片化,必然引起連鎖反應,相應地否認其他原理,最終便會從整體上否定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當前,在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整個體系中,對政治經濟學的相關原理存在的異議最多。比如,勞動價值論、剩余價值論,這是非馬克思主義者攻擊整個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的最重要突破口。我國仍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多種所有制經濟與公有制經濟共同發展,在激發積極性和活力、增加就業、促進經濟社會發展方面有重要的作用。因此,許多人就否認勞動價值論的觀點,認為各個生產要素都能創造價值,而資本所有者所獲得利潤是自己的投入所得,不是來自工人創作的剩余價值。剩余價值學說是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基石,否定了剩余價值學說,就從根本上推翻了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否定了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之間剝削與被剝削的關系,從而否定了科學社會主義,整個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就被否定了。但是,在生產力仍然不發達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我們要堅持用唯物辯證法來認識公有制經濟與多種所有制經濟的關系。鼓勵和支持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同時,必須始終堅持公有制的主體地位為前提,做大做優做強國有企業;多種所有制經濟的發展是為了更好地鞏固公有制的主體地位,是為社會主義服務的。在公有制與多種所有制的矛盾中,只要公有制的主體地位不改變,多種所有制經濟的繁榮發展不僅不會改變我國社會主義的性質,反而有利于解決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存在的問題和困難,更好地發揮國有企業的主導作用、更好體現公有制的主體地位、更好發揮社會主義的優越性,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也就越穩固。

          只有正確理解和全面把握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整體性,才能理解馬克思主義精神實質,把握馬克思主義基本立場、觀點和方法。“科學理解什么是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關鍵是,要把馬克思主義作為一個完整的嚴謹的理論體系,從整體上把握馬克思主義,而不是人為地把馬克思主義劃分為幾個似乎互不聯系的部分” [8]。只有完整地、全面地把握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才能完整地、準確地掌握馬克思主義精神實質,才有可能運用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立場觀點方法分析、解決實際問題,才能更好堅持、創新和發展馬克思主義。如果放棄了基本原理,認為它過時了;或者人為割裂基本原理,認為它不全面,只堅持部分基本原理,就不能叫馬克思主義了,而是變成了別的主義了。而在“主義”上不統一,思想必然分裂,難以達成共識,凝聚力量,對社會主義事業是非常不利的。

          三、指導當代中國實踐的馬克思主義既一脈相承又與時俱進

          雖然,只有一個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體系,但是馬克思主義不是教條的學說,而是隨著時代的發展而不斷的豐富和發展的科學理論體系。當前,指導我國實踐的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雖然名稱不同只是馬克思主義理論形態的發展,但是貫穿于其中的核心靈魂、命脈、主旨和前進方向是根本一致的,它們之間既一脈相承又與時俱進。

          當然,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一脈相承的實現方式并不是照搬照抄馬克思主義,而是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時代背景、具體國情等實際相結合,運用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把脈不同時期的時代主題、主要矛盾、主要任務,制定出新舉措、采取新辦法,從而總結出新經驗、概括出新觀點,不斷豐富和發展馬克思主義。相反,對馬克思主義照搬照抄,把馬克思主義在特定歷史條件下的具體論述和結論作為解決我們今天問題答案,不僅不能解決問題,還會給社會主義事業造成嚴重影響和危害,這種現象在馬克思主義發展史上也常有發生。而這種教條主義作風是馬克思主義創始人所反對的,馬克思和恩格斯對待自己創立的理論體系的清醒和自知之明,正是他們對真理把握的透徹性的表現。恩格斯在談到馬克思主義時,反復強調馬克思主義不是僵死的教條,“我們的理論是發展著的理論,而不是必須背得爛熟并機械地加以重復的教條,”[9]是“行動的指南”、“研究的方法”。馬克思和恩格斯對待馬克思主義的這種科學態度,也為后來列寧、毛澤東、鄧小平等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反復強調,也始終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具體實際相結合,從而推動了馬克思主義不斷向前發展。

          列寧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帝國主義時代和俄國的實際相結合,領導俄國人民取得了十月革命的偉大勝利,實現了社會主義從理論到實踐的飛躍,開辟人類歷史的新紀元,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產生了新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成果,即列寧主義。它的普遍原理,對世界其他社會主義國家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也是我們黨的行動指南。以毛澤東為主要代表的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革命和建設的實際結合起來,形成了毛澤東思想,大大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理論。指導我國取得新民主主義革命、社會主義改造的偉大勝利,建立了社會主義制度,奠定了根本的政治制度,實現了中國社會歷史上最深刻最偉大的變革,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奠定了堅實的物質基礎、理論準備和寶貴經驗。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黨對和平與發展的時代主題做出了正確判斷,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我國改革開放的具體實際相結合,總結了我國社會主義建設和其他社會主義國家的經驗教訓,開創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的歷史時期,并創立和發展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包括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和習近平系列重要講話精神等重要思想,這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第二次飛躍的理論成果。習近平在闡釋和評價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時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之所以完全正確,之所以能夠引領中國不斷發展進步,最根本就在于它破除了對馬克思主義的教條式理論,又抵制了拋棄社會主義基本制度的錯誤主張;既堅持了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又具有鮮明的時代特征和中國特色;既繼承了前人,又創新了內容,開拓了馬克思主義新境界,是深深扎根于中國大地、符合中國實際的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這段話說明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既是改革開放以來的偉大實踐的新概況、新總結、新論斷;說明了只有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才屬于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也只有如此,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才是真正堅持馬克思主義。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高度重視和引導人們對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一脈相承又與時俱進的正確認識。主要表現在四個方面:一是重視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學習。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了歷史唯物主義、辯證唯物主義和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基本原理和方法論,把學習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及其蘊含于其中的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作為各級領導干部的“看家本領”,凸顯了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重要性,進一步增強了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傳播中的話語權。二是進一步鞏固了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2013年8月19日,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強調黨的宣傳思想工作要鞏固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指導地位; 2016年5月17日,全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強調要旗幟鮮明地堅持馬克思主義在我國哲學社會科學領域的指導地位。三是正確評價了改革開放前后兩個歷史時期。充分肯定了兩個歷史時期各自的歷史貢獻和歷史特點,實事求是地對這兩個歷史時期作出正確的認識、定位和評價,辯證地把這兩個歷史時期的相互關系緊密連接在一起,從而確保了我國意識形態的連貫性和相對穩定性。四是提出了繼續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繼續發展21世紀的馬克思主義。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我們這一代共產黨人的任務,就是繼續把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篇大文章寫下去;強調只有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時代化、中國化、大眾化,才能指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斷推向前進;在其系列重要講話中,多次提出要繼續發展21世紀的馬克思主義和當代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發展當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這四個方面凸顯了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核心作用,進一步鞏固了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把各個時期的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有效銜接起來,并為馬克思主義的進一步發展提出了明確的要求和前進的方向,從思想上、理論上、實踐上確保了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的統一性、連貫性和完整性。

          四、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最新的理論成果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圍繞我國治國理政的偉大實踐,發表了系列重要講話,提出了許多新思想、新觀點、新論斷,蘊含了馬克思主義基本立場、觀點和方法,閃耀著馬克思主義真理的光輝,與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一脈相承,是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的最新成果。

          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堅持了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是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一是始終堅持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立場。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始終以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為出發點、落腳點和基本遵循,主旨上突出人民的主體地位,深刻闡釋了“為了誰、依靠誰、我是誰”這個根本問題;情感上貫穿了真摯的親民愛民為民的情懷,始終把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作為奮斗目標,等等。二是始終堅持馬克思主義哲學、政治經濟學和科學社會主義的基本觀點。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學哲學、用哲學,是我們黨的一個好傳統”[10],強調要用歷史唯物主義的基本原理把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規律的認識提高到新的水平;要“學習掌握唯物辯證法的根本方法,不斷增強辯證思維,提高駕馭復雜局面、處理復雜問題的本領”[11] ;指出學習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基本原理和方法論,是掌握科學的經濟分析方法,對認識經濟運動過程,把握社會經濟發展規律具有重要的意義;強調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堅持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是社會主義而不是別的什么主義,等等。三是始終堅實馬克思主義基本方法。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堅持實事求是的思想方法,貼近實際,問題意識鮮明、針對性強,講的是具體問題、提出的是具體的舉措、勾畫的是具體的現實的愿景;運用唯物辯證的思想方法分析復雜事物,研究解決改革發展中的困難和問題;運用歷史唯物主義的思想方法,進一步升華了對人類歷史發展規律、社會主義發展規律和黨的執政規律的認識;運用社會基本矛盾的分析方法,深刻闡釋了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性和緊迫性,準確把握全面深化改革的重大關系;堅持和創新群眾路線的思想方法,強調各級黨政機關和領導干部要學會通過網絡走群眾路線,等等。展現了新一屆黨中央的執政方略和治國理念。

          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運用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最新的理論成果。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圍繞我國治國理政的偉大實踐,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當前中國的具體實際相結合,圍繞“什么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怎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一主線,進一步解答了“什么是馬克思主義、如何對待馬克思主義”;“什么是社會主義、如何建設社會主義”;“建設什么樣的黨、怎樣建設黨”;“實現什么樣的發展、怎樣發展”的問題;深刻地解答了“什么是社會主義改革、怎樣進行社會主義改革”,從而為實現兩個一百年的宏偉目標的重大歷史性發展作了正確的回答、進行了全面的部署、開辟了前進的道路。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既蘊含了馬克思主義基本立場、觀點和方法,閃耀著馬克思主義真理的光輝;又是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實踐的深刻總結,是我們黨始終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的光輝典范,推進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與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既一脈相承、又與時俱進,是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的最新一員,屬于堅持了同一個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馬克思主義。

        注釋:

          [1]《毛澤東文集》第6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403頁。

          [2] 周新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同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是一脈相承的》,《思想理論教育導刊》2011年第10期。

          [3]《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讀本》,北京:學習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016年,第279頁。

          [4] 《立足我國國情和我國發展實踐,發展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人民日報》2015年11月25日。

          [5]《習近平談治國理政》,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年,第22頁。

          [6] 《列寧專題文集?論馬克思主義》,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7頁。

          [7] 《列寧專題文集?論馬克思主義》,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163頁。

          [8] 逄錦聚:《<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概論>編寫體會和講授建議》,《思想理論教育導刊》,2007年第5期。

          [9] 《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562頁。

          [10] 《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讀本》,北京:學習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016年,第279頁。

          [11] 《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讀本》,北京:學習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016年,第280頁。

          參考文獻:

          [1] 習近平:《深入學習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努力掌握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方法》,《求是》,2010年第7期。

          [2] 劉奇葆:《關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幾點認識》,《人民日報》2013年7月8日。

          [3] 陳先達:《論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及其當代價值》,《馬克思主義研究》,2009年第3期。

          [4] 侯惠勤著:《馬克思的意識形態批判與當代中國》,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0年版。

          [5] 梅榮政:《對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科學體系的幾點思考》,《思想理論教育導刊》2012年第1期。

          (作者單位:福建醫科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博士生)

        相關文章:
        文章檢索
        請輸入要檢索的文章標題
        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建設工程
        中國現實問題研究
        國外理論動態
        理論視野
        專家訪談
        亚洲图片第一页